喂喂

I sing, write, travel & smell flowers to stay alive.

“你怎麼定義自己?生活不應該只長一個模樣。

我是一個唱作者,一個花藝師,一個愛漂泊的旅人,

我想把你寫進我的歌裡。”